吴晓波:赚大钱的逻辑和新一轮经济变革

想学习互联网运营的同学,请点击这里进入
2016年的中国,有哪四个趋势?为什么说大型企业在经典意义上存在的价值已经没有了?互联网带来了哪四次冲击,把“工匠精神”吹散掉了?当今中国一切美好的商业,与哪两个东西有关?进入后市场经济,为什么说优质制造商的春天来了?为什么说2016年是中国中产阶级快速发展、告别屌丝经济的时期?当所有的互联网方法论都会沉淀为非常普适的价值,所有问题都回归到一个核心点,那就是制造本身。接下来,就由吴晓波先生为我们展示波澜壮阔的2016年,是怎样的一年?

中国在今天是全球最大的创业国家。我们跟外国经济学家交流的时候,50%以上的外国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经济快崩溃掉了。

美国有个经济学家叫做保罗·克鲁格曼,2008年、2014年和2015年写了三篇文章,说中国的经济进入总崩溃的边缘,未来五年到六年内,中国经济就会崩溃掉。

这位兄弟曾经准确预言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所以大家很恐惧地看着保罗·克鲁格曼会不会第二次预言成功。我觉得不太可能。因为我每天在中国看企业,自己也做企业,还投资企业。我总觉得我们的国家金融,不是这些经济学家们在外面用一些数据就可以分析清楚的。在历史上已经大概有5到6次预言过中国经济崩溃,都没有成功。

640

那到底会怎样?2016年已经过去半年了,下个礼拜,国家统计局就会公布上半年的统计数据。我估计除了外贸以外,其它数据都大概还在增长,但是又好不到哪里去。今天创业者做的工作大概是“九败一胜”。在座的各位去创业,三五年后,十个里面能够成功的不过一两个人,大部分都创业不成功。

那么,面对这样一个不确定的创业环境,能够说些什么来帮助大家呢?我今天从趋势的角度,谈一谈对各位现在所处的创业环境的一些理解。

脚踏实地,抬头看天

  ◆  ◆

在企业里面,我们做什么事情都既要脚踏实地,也要抬头看天。所有做企业的人都会说,什么是“天”?“天”在哪里?

我认为,在商业世界,所谓的“天”由三部分构成。

第一个“天”:趋势;

就像我们广州小蛮腰(电视塔)前的珠江那样,浩浩荡荡,顺势而成。如果你今天活在80年代,中国开始改革开放,我们告别了艰难时期,老百姓开始要吃要穿。

如果你在广东办工厂,要做点饼干、做点保健品、开衬衫公司、牛仔裤公司,或者做化妆品,海峡对面的香港人只要跑到广东这边来,只要会说香港话,然后到政府那里,政府就会给你批一家中外合作公司,所得税两免三减半,银行给你配套资金,免费给你一块地。之后,你可以用免税指标去香港去买一辆轿车回来。这辆轿车在中国地区可以卖到原有价格的三倍,可以在广东地区大量生产之后,卖到北方。这就是80年代的趋势。

90年代,如果你还做这种东西,那就有点困难了。90年代的趋势是什么?开始有吃的和穿的,然后想更加改善生活,希望家里有台冰箱,把食物冷藏起来;希望家里有台空调,现在夏天那么热,电风扇不要用了;希望开汽车,自行车跑久了。

90年代,随着家庭电器消费的增加,如果你进入冰箱行业、洗衣机行业、汽车行业,你就站在了趋势里面。

2000年代,如果你还在这些行业里面,你的趋势就走掉了。因为我们吃的穿的用的都有了,想改善居住环境,所以在2000年代以后,如果你进入房地产行业、能源行业、金融行业、互联网行业,你就站在趋势的河流当中。

第二个“天”:工具;

30多年来,随着趋势的不同,不同年代的人在不同的行业,用不同的方式赚着不同的钱,这就是趋势。这些趋势的变化是由什么在推动的呢?是由工具推动的。每一次趋势的变革都是一次技术革命创新的结果。宗毅这次“环游全世界”,我为什么支持他?因为这是全球第一次由一个电动车车队环游全世界。

汽车行业未来有两个发展:

1
第一,通过新能源革命推动汽车行业变革;
2
第二,通过人工智能推动无人汽车驾驶进步。

这就是趋势。我们现在发明了不需要汽油的车,发明了太阳能车,发明了新能源驱动的车,一辆无人驾驶的汽车已经可以合法地上街了。这就是工具的革命,在工具不断迭代的情况下,所有产业在一点一点地进步。

第三个“天”:政策。

在中国创业,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叫做“政策”。除了上帝以外,中国政府是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中国的产业进步,第一是由人民创造历史,第二是政府驱动。这是两股力量的驱动,使中国经济能走到今天。因此,我们要了解“十三五规划”讲的是什么?什么是供给侧改革?2025年中国制造的产业规划是怎样的?中国金融行业、证券行业政策的变化是怎样的?中国的人才制度是怎样?

中国的相关政府,科技部门也好,文化部门很好,他们支持怎样的企业,这背后都有很多政策性考量。我们总理说他的边上有一个工具箱,叫做“政策工具箱”,这是为了能够保持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

因此,趋势、工具、政策,是一个中国创业者头上的那个“天”。 

四大趋势

  ◆  ◆

从趋势角度来讲,今天的创业者跟之前的创业者相比,有什么变化?现在的趋势是什么?我看到有四个大的变化,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趋势一:从市场经济到后市场经济,互联网的“连接革命”接近尾声,优质制造商的春天到来;

我认为,第一个变化是中国经济形态发生重大的变化。很多成功的企业家曾对我说过:“晓波,这生意没办法做了,越来越难啊。”这不单单是困难。最困难的是什么?他看不懂。你原来的获利方式发生了改变。T恤的定价方式没有发生改变,但它的销售方式、审美方式发生改变了,甚至你们经常熟悉的消费者也都改变了。这就是今天在任何一个行业正在发生的变化,在很长时间,我们非常熟悉的经济形态发生了变化。

我写过一本书,叫《激荡三十年》,很多朋友读过。从1978年来看,国家经济形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1978年以前,我们是“计划经济”。

国家要你生产什么,你就生产什么。在工厂,你一天工作了多少,就给你记多少工分。你一个月吃都多少米呢?国家一个月给你28斤米。你一年买多少衣服呢?国家给你布票。

在1978年以前,广东人每个月的布票够你买一件衬衫。东北人多一点,可以买一条裤子,两个月可以买一件棉袄。国家控制你的食粮,控制你穿衣服。三年给你一张自行车票,你可以买一辆自行车。这是“计划经济”。1953年我们搞一五规划,1956年中国经济规模跟日本是一样的,到1976年,中国经济总量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

1978年以后,我们进入第二个经济形态,是“商品经济”。

80年代,在中国创业能够站在前列的企业,都在干一件事情,就是通过管理变革,通过技术引进,极大地提高劳动生产效率。比如做T恤的,原来这个工厂一天可以做1000件,后来不能吃大锅饭了,要搞计件,会有奖金,然后工厂从日本引进一条生产线,一天可以做2000件T恤,这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

80年代,中国所有的商品变革都发生在生产线上。

到了1992年以后,中国进入了第三个经济形态,就是“市场经济”。

我们都知道通过提高劳动效率,可以生产更多的T恤和衬衫。但是对于创业者来讲,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怎么把衣服卖出去呢?一件衬衫、一件T恤就需要一个品牌。你要打广告,你要会做营销,你要有渠道。你的工厂在东莞,怎么卖到哈尔滨?要在全国建连锁店,在商场里有专柜,你要有促销员,要有经销商、分销商、零售商、售后管理。

因此,92年以后,在中国很长一段时间里,企业的竞争主要在市场方面。如果你是一个全国知名的服装品牌,你要有5000家分店。因为中国有2700个县,每一个县起码有2家连锁店,才叫“全国知名”。市场经济是一个金字塔结构,现在的问题是金字塔垮掉了。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面,中国的制造业、服务业遭到了一个像魔鬼一样的行业的巨大冲击,这个行业就是互联网。早期它叫“虚拟经济”、“高科技”。前两天,我在天津夏季达沃斯和雷军对话,95年中国开始固话上网,前100个固话上网里面,一个叫雷军、一个叫丁磊、一个叫马云、一个叫马化腾,他们吃到了第一批红利。当年做互联网的时候,互联网是一个技术,是高科技。

后来,互联网变成方法论。今天,互联网从一个方法论变成基础设施。互联网方法论具有普适化,形成了互联网对中国的冲击。

互联网在中国历史上形成三次巨大的冲击:

1
首先,改变了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原来看报纸,现在看新浪,原来写信,现在用邮箱,这是互联网早期的信息革命,改变了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
2
其次,到2000年以后,当所有的信息化革命完成以后,它开始冲击到真正的社会,开始有了淘宝,后来有了支付宝,它开始冲击制造业
3
第三,现在我们在手机上打车、定房、叫外卖、约饭局、订机票,互联网和衣食住行所有服务有关,所谓的O2O,线上和线下服务行业都发生改变。

什么叫趋势呢?

今天在座的各位,如果你还处在O2O这个行业,你肯定会很困难。从趋势角度来讲,O2O创业到2014年底就结束了,风口期已经过去了。从去年开始,互联网开始冲击到金融行业,这是互联网的最后一战,也是第四次冲击。金融是一个国民经济的血液,当它打到血液的时候,是它工具意义上即将终结的时候,互联网在中国的革命性时代就完了。如果处置不当的话,才有可能成为反面例子。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正在发生的现象。互联网把我们的信息获取方式、制造方式,把制造厂家和消费者之间的互动关系,把商品的呈现和购买方式,把我们和货币的关系、金钱的流动速度全都改变了。今天中国的经济形态,由一个金字塔似的市场经济形态,进入一个新的变化——后市场经济形态。

中国的经济学界一直到今天,没有为正在发生的变化,提出任何定义性的工具。在过去的五年,全世界所有的商学院教授、管理学教授,没有对现在所发生的管理变革,提出任何理念意义上的创新。

我们原来的很多经验在今天都不适用了,这背后是个重大的利好。我们能够以非常陌生的方式把前面的人干掉,无论你是做自行车、汽车,或者外卖,你都用一种前所未见的方式把前面的人干掉。今天,中国所有既得利益的大型企业、大型品牌,他们的核心竞争力会不会烟消云散?

去年,我去中国几家大型企业做调研。调研的结果是,我认为大型企业在经典意义上存在的价值已经没有了,这是一次次冲击波带来的结果。因此,今天的一个趋势是,1992年以来所形成的市场经济形态被摧毁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发生在所有领域的变革,都把这个形态给冲击掉了。

昨天有一家公司来找我,他们是做装修的。这家企业从去年年底开始创业,花了半年时间,如今在北京一天可以接到500个单,成为北京最大的装修公司。那么烂的行业,那么长的产业链,那么脏的活,如果这个行业被这么一批年轻人给击穿的话,还有哪些行业不能被击穿?

而且他们也不是第一个进入家庭装修行业,从出租车行业到保姆行业,几乎所有行业都在被摧毁,而不是由市场经济来摧毁。如果今天中国还是一个特别好的创业时代的话,那是因为第一个趋势(从市场经济到后市场经济,互联网的“连接革命”接近尾声,优质制造商的春天到来),巩固了企业的竞争能力和核心价值能力,我觉得这是中国第一个有意义的趋势。

趋势二:从屌丝狂欢到中产阶级理性消费;

去年年初我写过一个文章,叫《去日本买马桶盖》,这篇文章是我做公众号“吴晓波频道”单天点击量最多的一篇文章,点击量达到160多万。我一年要写100多篇文章,这篇文章是我从日本回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路上,实在睡不着,快速写下来的文章。这应该也不是我二十多年来写作生涯中最好的作品,但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呢?

我觉得我在那么偶然的时机,通过这么一个戏剧性的产品,看到了一个趋势。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人跑到日本去买电饭煲、马桶盖、保温杯、买菜刀呢?这个现象的背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呈现,我觉得这是中国经济非常重大的利好。

中国经济跟全球经济相比,我们的共同点是什么,最大的不同点又是什么?共同点是,我们都处在通货紧缩的时期。经济学解决的问题是供给和需求。满街都是商品,老百姓不肯花钱。我们家已经有两辆汽车了,凭什么要买第三辆?全球通货紧缩的本质性原因是什么?90年代中期以来所形成的互联网革命到今天,我们没有理由买新的东西,我发现我要买第三辆汽车的时候,必须是一辆新的能源汽车或者无人驾驶汽车,只有技术的变革才能让我们购买新的东西。

因此,在产业的意义上,全球未来的新兴产业都存在一个从实验室引导到大众市场的过程。在这样一个意义上,全球都存在一个共同的时期,叫“产业苦闷期”。当全球都处在这个时期的时候,国家会为了排除苦闷而形成自我保护。所以,为什么美国的特朗普像疯子一样,却得到那么多人的拥护?因为民粹主义。为什么英国脱欧?因为民粹主义。中国的民粹主义这么发达,背后是因为经济生产所带来的在政治上的衍化。

但是,为什么中国不会像一些西方经济学家所说的,半年后到五年后经济缓慢呢?因为我们有一个只有中国才有的特点,那就是供需错配。中国出现了这样一批消费者,他们愿意花钱买东西,结果这些东西在中国买不到。“马桶盖现象”是一个典型的供需错配现象,人们愿意花钱跑到日本去买一个几千块的马桶盖。这个现象的背后给企业界决策者一个启示:怎么能让中国消费者在中国地区买马桶盖、菜刀、奶粉?

你只能干一件事,就是中国地区什么时候能够扶持一些好企业?那么,为什么今天能干这些事情呢?我相信,我们能够淘汰落后产业,我们能够真正呼唤那些好的电饭锅、马桶盖、眼药水。因为在座的各位,中产阶级愿意为这些买单。中国有超过亿级人口的中产阶级,他们愿意为好的服务、好的品质、好的技术买单。

在去年年底,我在我的年终秀场上说:2016年是中国中产阶级快速发展、告别屌丝经济的时期。

这是第二个趋势,所以我认为今天中国制造业、服务业所有的困难,并不是坏的环境带来的。所有的困难都取决于你有没有适应到整个经济形态和市场经济模式的改变。我们进入后市场经济形态,要学会用互联网工具,改变我们的竞争能力和混合性价值。

除此之外,你有没有意识到一个新的消费族群的诞生,你有没有为他们生产出好的东西如果?A没有做到,B也没有做到,那么你就会被淘汰。而在传统的制造业和服务业里面,在未来的五六年里面,80%的人会被淘汰。所以,“十三五规划”一定是一个产业大升级时期,但同时,也是那些新的工具和技术替代旧的技术的时期。

今年有一个现象叫“网红现象”。去年淘宝的双十一节,卖的最多的东西是女装,而女装品牌的前十位里面,六位是那些长得一样脸的网红。人们吓了一跳,那些品牌商用那么多的钱买那么多的流量,搞那么多的竞价排名和促销,结果被那些网红给超越了。

趋势三:从营销驱动到技术驱动,互联网由技术变成工具;

小米手机是互联网方法论的一个重要实验,我们真的要感谢雷军等这一波的互联网人,他们用另外一种方式改变了企业和消费者的关系,改变了营销的模式,改变了技术迭代的方式,改变了对硬件的看法。

在小米和乔布斯出来之前,我们所有人都认为,这辆车就是由100个技术工程师呆在一个房间研究数十天,然后做20个款式出来卖给大家。

雷军他们用互联网思维是怎么做的呢?先在全世界找到喜欢自行车的人,然后把他们圈在一起,问他们喜欢什么样的自行车,这刹车该怎么弄?这轮胎该怎么改?这坐垫该怎么设计?我做出一辆充满缺陷的自行车卖给你,然后你看看要怎么改,这就是互联网的方法论。

在2011年之前,这种制造方法对于中国的制造者来说是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但今天,它却有了普适性。在中国,哪怕出版一本书也是这样子的。我今年发起一个活动,因为有一本书,我到现在都觉得它的翻译很差,这本书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所以我就想从全国找到一个优秀的翻译团队来进行翻译。我的编辑跟我说:吴老师,没有人愿意来翻译这本书,因为中国的出版翻译价格太低了,翻译最高的价格是1000字100块钱,而一般都是40到70块钱。

后来,我决定发起众筹,我们想要找到全国最好的翻译家,我们可以给到比较多的钱,比如说1000个字500块,比一般价格贵5倍。通过众筹的方式,让那些愿意为这本书买单的人提供赞助。我们在一天的时间里就获得20多万的赞助,然后全中国有20多个成熟的团队来报名。

最后,我们找到的翻译团队刚刚翻译完《亚当·斯密传》。同时针对翻译质量的问题,我们在全国召集了40多个人作为一个小组,由他们来监督和审核这个小组的翻译质量。今年8月份,我们这个新翻译的《国富论》就会正式出版。

在2016年以后,所有的互联网方法论都会沉淀为非常普适的价值。当互联网的方法论普适化以后,所有问题都回归到一个核心点,那就是你能不能生产出一个好的商品。

因此,我们今天开始讲“工匠精神”。2016年开始,当互联网方法论被普适化以后,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重新回到了制造本身。制造业和服务业最终都要面对一个问题是:我能不能够提供一个好的产品、好的服务给市场?这句话听上去非常古老。

在过去这几年里,互联网所带来的四次冲击,把这句话给吹散掉了。没有人再愿意做好的东西了,因为咱们市场被冲化掉了,今天市场被重规重构,所以重新回到了制造业的本身。今天在中国,我认为大概是没有什么夕阳行业。无论你是做鲜花,还是做写作、话剧、电影、教育,无论做什么东西都,没有所谓的新行业。有的时候就只是意识形态和思路的变革。

趋势四:从产业资本到产融资本。

第四个趋势,我认为是中国从一个产业资本主义走向产融资本时代。

1978年以后的中国产业变革,我们学习的第一个对象就是日本。因为当中国在进行生产线改革时,全世界生产精细化管理做得最好的是日本。我记得我90年工作之后,我经常到香港,然后我就帮那些乡镇企业家去买《松下幸之助全传》、《麦肯锡方法论》。

1980年,我们开始学美国。但是在30多年时间里面,中国基本上是一个产业驱动的商业社会。所以,我碰到很多像东莞、温州这些地方的企业家朋友,他们很看不起那些做投资的人,认为这些投资人啥都不会干,就只会拿了一堆钱来忽悠人。

到今天还有很多朋友跟我说:“吴老师,我做纺织工厂,你觉得做股权投资,轻松吗?”我说你做纺织厂,你有一个喷水织机,它会造反吗?不会!你把股权投给谁?投给全世界最不可靠的动物——人。投给一个人呀,这不叫“保险投资”,而是“风险投资”。

到今天为止,中国很多的实体企业家对投资这件事情都觉得是很容易的。其实很难,因为我们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中国的金融市场,在2014年以前基本上还算是一个银行控制的市场,就是中农工建交,还有一些股份制银行和商业银行,中国2000来家银行机构控制着中国的整个金融市场。

但是,今天这个局面发生了重大的改变。中国的信托市场超过了10万人,中国的保险市场超过了10万人,中国的上市公司超过了1万家,中国的风险投资企业有1.3万家,中国还有很多债券公司、金融产品的发售平台,有全球化配置的理财机构。所有这些变化的发生,也就是最近三五年的事情。这意味着金融行业由一个银行控制的模式,进入到一个由证券业控制的模式,同时这些证券业的所有产品对于那些在制造行业、服务行业的人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最近著名的“宝万事件”,宝能公司对老老实实做房地产公司,想把企业送进世界500强,然后光荣退休的王石同学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这个事件的背后就是一个重要趋势的发生。中国由一个产业资本主义时代,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金融资本主义时代。

未来资金的呈现方式将非常多元化,企业获得资金的成本,因为你操作手段的不同,将产生非常大的不同,每一个家庭跟货币之间的关系将发生很大的变化。今天在中国的中产阶级家庭,如果你还在问一个问题:“我是该买股票呢?还是该买房子呢?”那么,你已经落后于今天发生的这些变化。

但是,为什么我们觉得未来5年内、10年内的中国产业变革,人们在中国地区仍然有机会获得重大的财富呢?因为新的趋势和新的工具,正在给我们带来无穷的机会。如果你问我说今天在中国创业,我该怎么做呢?这句话奉献给大家,当今中国一切美好的商业都与两个东西有关,一个叫做互联网思维,一个叫做工匠精神。

谢谢大家!

作者:吴晓波

赞 (2)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